郑州暴雨之下,24小时里的非常细节

发布时间: 2021-07-22 18:00:32 来源: 互联网 栏目: 国内新闻 点击:

(人民视觉/图)

2021年7月20日,郑州市区的路上,市民走在齐腰深的积水里。16日以来,此轮极值强降雨已造成河南省25人死亡、7人失联,全省89个县(市、区)、5

(人民视觉/图)

2021年7月20日,郑州市区的路上,市民走在齐腰深的积水里。16日以来,此轮极值强降雨已造成河南省25人死亡、7人失联,全省89个县(市、区)、560个乡镇、120多万人受灾。国家防总于7月21日3时将防汛III级应急响应提升至II级。

“我妈回来了。”

2021日7月21日下午3点半,曹月月终于盼回了母亲。

一天前,20日下午,曹妈妈去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区1号楼的7层病房看望曹月月的三姨。晚上8点39分,曹月月收到妈妈借用三姨手机发来的微信语音消息:“回不去,不回去了,一楼都淹了,医院全部停电了。”

之后,曹月月就再也没联系上妈妈。这所河南省最大的三甲医院,由于规模大、接诊患者人数多,也被网友称为“宇宙第一医院”。河医院区是老院址,紧邻金水河,在20日下午,遭遇历史极值的大雨后,全院断电。

这是郑州有气象记录以来,经历的最大一场降雨。这座拥有千万人口的省会城市,在一日里下了往常一年的雨。

据郑州气象局信息,7月19日20时到20日20时,郑州单日降雨量552.5mm,相当于一些北方城市一年的降水量。而20日16-17时,郑州降雨量达201.9毫米,超过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。

特大暴雨侵袭之地不唯郑州,还有河南各地市。7月19日8时至7月20日8时,全国降水量前20位中,19个城市都在河南。

国家防总于21日3时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。当天下午,河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河南省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,据不完全统计,16日以来,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省89个县(市、区)560个乡镇124万余人受灾,郑州市因极值暴雨致25人死亡,7人失联。

“我只能算是我妻子的英雄”

氧气越来越少,有些支撑不住了。电话另一头的妻子告诉何夕。

妻子被困在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上。5号线是郑州地铁第一条环线,环绕整个郑州城区。

特大暴雨侵袭,郑州地铁部分区域严重积水。7月20日18时许,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,进入正线区间,造成5号线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。

正是下班晚高峰,不少郑州市民乘地铁回家。被困在5号线上的市民用手机向外界求助,现场信息和视频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。

市民艾笑本来准备乘坐5号线外出,但两次意外情况改变了她的计划。她回忆,17时许进站乘车时,站内还未出现积水,但当列车行至郑州市中心医院站时,她感受到了列车突然发生的两次剧烈急刹。

几分钟后,车辆重新启动,艾笑听到车厢内一位乘客说:“赶紧回家吧,外面的水到腰了,地铁马上也要停运了。”艾笑于是在月季公园站下车,调头回家。18时左右,她在5号线桐淮站出站,当时路上积水已淹到小腿,平时10分钟的路程,她走了将近1小时才回到家。

18:10,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。

20时许,在沙口路地铁站附近开店的王磊看见,4个出站口聚集了大量被困市民。最严重时,从地铁站C口进入站内,不到10米,水就淹到了膝盖。

何夕一路哭着去找妻子,走了一个多小时。大约20:20,他到达沙口路地铁站。

工作人员将他拦下来,直到他拨通妻子的视频电话,证明自己是去救人,对方才放手。快走到车头时,何夕发现,救援力量不够,“警察也在背人,看到几个人拉一个,他们拉不动,我就把人背了起来”。

“一开始还以为那人是缺氧晕倒了,背着走了一会才发现,其实人已经不在了。”和他妻子一样,这些乘客都被困在车厢里近三个小时,由于严重缺氧,“大多数人都呕吐,头疼,还有晕倒到水里,窒息”。

背着逝者走了一会,何夕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转头一看,是他的妻子。

“我只能算是我妻子的英雄”。21日凌晨4时,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,获救的妻子正在何夕身旁熟睡。那时,地铁隧道内被困人员已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。根据官方数据,此次事件共疏散群众500余人,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,5人受伤送医。

21日凌晨,不少地铁站停电,导致沿线的水泵无法工作。这些地铁站只能静静等待洪水自己退去。有电的地铁站开足马力抽水,可是水实在太大,“已经远远超出我们水泵的设计能力”。郑州地铁公司一位安全部门的主任郑玉堂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为了应对这场暴雨,地铁公司已经开了两次副科级以上级别的部署会议。早在19日22时,他就已经赶到地铁站备勤,连续工作了五十多个小时,“其间就吃了两个馍”。

21日15时,暴雨暂息,地铁尚未恢复运营。南方周末记者在郑州东站地铁口看见,阳面的站前广场水已退去,但阴面和低洼处仍有积水。地面被污泥覆盖,行人举着手机寻找飘忽不定的信号,高架桥上停满了此前想要躲避洪水的机动车。

2021年7月20日,暴雨下的郑州火车站。(视觉中国/图)

“即使只剩下一束光”

医学生露露居住的学生宿舍就在沙口路地铁站附近。20日降雨以来,宿舍部分区域被淹没,开始停水停电。23时左右,她曾听到救护车经过的声音,“溺水的(市民)需要做心肺复苏。”但大雨同样将她困住,“想出去救人,但有心无力,心里愧疚”。

暴雨唤起了这座城市自救与互助的力量。4小时前,志愿者组织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负责人郝南开始组织志愿者,进行紧急救援。他发起的微信群瞬间涌入数百名求援的居民。

市民秦丛丛替手机没电的同事发布求助信息。在同事等3人被困公交车内的8小时里,先后有3批志愿者前往公交车被困处救援。前两队志愿者开着越野车,但行至附近,越野车抛锚了,直到最后一辆挖掘机前往支援,公交车上的同事、老人和司机才得救。

突发状态下,需要帮助的郑州市民有的被困在桥下,有的被困在医院,还有的产妇临时需要生产。

河南省妇幼保健院(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)一位护士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,20日晚上7点,一位孕妇开始宫缩,医生查看后发现已经开宫口,“需要紧急生产”。但暴雨导致电梯停电,护士长迅速组织大家找病房里的男家属帮忙抬担架,从楼梯把孕妇从15楼产二病区抬到了5楼产房。

没有电的产房里,只能靠三四个人“打着手电筒接生”,好在一切顺利,“昨天晚上我们产二病区生了七个宝宝,比平时还多”。经历了一晚上的忙乱,一位医护工作者在朋友圈写道:“你出生的第一天,就要面对这世界的洪水猛兽。即使只剩下一束光,我们也用尽全力为你点亮,为你保驾护航。”

受灾最严重的郑大一附院老院区也在救人和自救。医护人员对需要供氧的病人一对一使用气囊,人工供氧。约600名重症病人协调外运。郑大一附院宣传处处长曹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20日晚,重症病人已陆续转移至情况尚可的郑东院区。

这一夜,许多郑州市民敞开“家门”,庇护受困同胞。在多处停水停电的金山区,一座电影院为近千市民提供容身之处。

20日16时,提前下班的东方嘉禾影城员工杨震被暴雨堵在地铁口,只得折返。回到影城,他衣服全部湿透,又饿又冷。

杨震想到,还会有许多和自己境遇相似的人,于是向店长提出,向所有暴雨中的市民敞开大门。“哪怕给他们提供一杯热水,提供电源,让他们给家里人能报个平安,然后能休息一会儿。”

影城能提供救助的消息被发布在社交平台上,“有家难回”的人们纷纷前来。一位女士带着年迈父母和年幼孩子,一进影城就“哭得不得了”。她的家其实就在影城三百米外,但路面积水已经深至成年人大腿根部,寸步难行。而且家住高层,电梯停电。

到21日凌晨,影城九个放映厅的座位都安置满了,又搬出地毯铺在地上供人休息。除了免费矿泉水,影城能提供的食物主要是爆米花。爆米花平时卖35元,临时降价了10元。

影城工作人员彻夜未眠,在各影厅巡查,看是否有人需要服务,是否有人违规吸烟。后者没有发现。

外部救援力量也在涌入。应急管理部第一时间启动消防救援队伍跨区域增援预案,连夜调派河北、山西、江苏、安徽、江西、山东、湖北7省消防救援、水上救援专业队伍1800名指战员、250艘舟艇、7套“龙吸水”大功率排涝车、11套远程供水系统、1.85万余件(套)抗洪抢险救援装备,紧急驰援河南防汛抢险救灾。

人民子弟兵闻“汛”而动。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,截至7月21日15时,中部战区已相继派出驻豫解放军和武警部队、民兵应急力量5700余人,舟车装备148台(艘),在郑州、洛阳、新乡等30余个险情地段投入救援。

薄弱的乡村

在这场暴雨中,郑州周边乡村地区的灾情不亚于城区。同时,乡村在基础设施强度、救援物资储备、救援人力方面的不足,使之成为灾情下不容忽视的薄弱一环。

18日晚间,一条来自郑州周边乡村地区的求助微博牵动着人们的心——“一个村庄所有的人都已经在屋顶从下午待到现在,老家大部分都是年迈的老人。从两点半到现在,我们已经和村子里的年轻人失去了联络,不知道现在家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。”

这条求援消息指向郑州下辖的荥阳市汜水镇老君堂村,地处郑州以西30公里位置,有村民2200多人。其北部紧挨黄河支流汜水河,几条南北走向的山脊从村中穿过。在暴雨中,“依山傍水”成了天然的劣势。村民晴子表示,水位增高的原因之一是汜水河出现倒灌,而地处洼地的村子无法及时将水排出,“东西夹击”。

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中,老君堂村积水在20日下午已达数米。浑黄色的洪水漫至村子沿街商铺的门楣处,几辆小轿车在水中漂流着。

陡然增高的水位让人猝不及防。至少有数十名老君堂村村民被困在楼房高层或楼顶上,超市老板彭旺也是其中之一。21日凌晨,彭旺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、喝水,但最困扰他的是洪水造成的财产损失——超市内的货物大都被浸泡,一辆价值十几万元的轿车也被冲走。

晴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由于老君堂村距离汜水镇很近,因此村上的年轻人大都到镇子里工作定居,留在村中的以老年人为主,许多没有智能手机。

郑州市民李鑫自发建起一个民间自救热线电话,到21日上午,已经登记了40至50条老君堂村的求助信息。但因为那边涉水深度较高,地势复杂,救援队很难过去。

“只有车子能过去了,才能拖着船过去。但是现在不单是汜水河(涨水),郑州的每一个十字路口都是一米多深的水。”21日凌晨,一位郑州红十字蓝天应急救援队队员证实救援困难。

一位老君堂村民称,洪灾发生后,村支书侯宝军调了一艘木船,救出几位村民。另一位村民也称,20日晚间被困楼顶时,借着月光,她看到有一个人划着船从楼前过去。对方朝着房顶喊话,让大家暂时在高层待着,暂时不会有事,等天亮再说。

21日中午,一位村民表示,已有救援人员赶到村里。

而在颍河畔,暴雨甚至罕见地引发了一起爆炸。20日6时许,一声巨响震醒了河南省登封市曲河村的村民。在事后流传的视频中,现场腾起蘑菇云,而后黑烟滚滚。有村民以为刚发生了地震。

据官方通报,因洪水漫延到登电集团铝合金有限公司厂区合金槽内,高温溶液发生爆炸。河南省有色金属协会副理事长李如西解释,这就像油锅里进水一样,“溶液温度大概有六七百度,里面进水肯定会爆炸。”

所幸因撤离及时,无人伤亡。在曲河村附近开工厂的刘老板回忆,自己在凌晨4点多被村干部的电话叫醒,让她通知大家赶紧停工撤离。她的厂子就建在颍河边,工人们早早得了消息,都起了床,到门外观察,发现“水都淹到河面上了”。

曲河村村民靳先生在早上7点多离开村子,看见距离河边两公里的大路积水严重,无法通车,需走他路绕行。其时村干部正在组织全村撤离,包车送至县城宾馆,已经撤走八九成。

2021年7月21日,石家庄市消防救援支队增援力量到达河南安阳集结待命,随时准备奔赴抢险救援一线。(视觉中国/图)

“所有工作人员几乎都在河堤上”

郑州城外,水库大坝筑起的城墙,正艰难抵御着更凶猛的洪水。

位于郑州西侧的常庄水库是中型水库,但被水利部列入全国重点防洪水库,按大型水库管理。7月20日21时34分,常庄水库实时水位130.54米,超汛限水位3.05米。

20日上午10:30,常庄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。随着降水及上游来水不断增多,水库溢洪道、输水洞全开,当日20:30,水库减少流量已达100立方米/秒。

朱女士家住中牟县老城区,距离水库下游的贾鲁河步行仅十几分钟。20日晚,中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通知,县城群众要做好撤离的准备,朱女士和邻居们度过了一个忐忑难眠的夜晚。她注意到,社区和街道的干部彻夜都在巡逻。

据央视军事新闻,20日晚,武警河南总队郑州支队派出百余名官兵,携带各类抗洪抢险装备5800余件赶赴常庄水库,担负加固堤坝、封堵缺口等任务。

21日下午,中牟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刘亚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20日县政府对贾鲁河沿线村庄的村民紧急疏散,将村民安排到附近乡镇的学校、老年公寓、企业办公室等安置点。具体疏散的人数还没人手和时间统计,“所有工作人员几乎都在河堤上”。

“昨天晚上确实很紧张,”刘亚锋称,“我们不知道上游泄洪的影响究竟有多大。”

幸运的是,中牟县居民度过了平安一夜。据水利部21日消息,常庄水库出现了13处管涌,均已处置,险情得到有效控制。

“管涌是非常危险的前兆。”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原院长许新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一旦没有及时消除,就会严重影响大坝安全。

21日,拍摄救灾战士休整的两张照片感动了万千网友。南方周末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,这两张照片的主人公正是奋战在中牟县的子弟兵。战士们连续12个小时奋战,在简单休整时被随行的记者抓拍。

一张照片中,一名战士席地而卧,迷彩服已经湿透。他枕着叠放的救生衣沉沉入睡,疲惫的脸上还有掩不住的稚嫩。另一张照片中,迷彩裤子里伸出一只被雨水泡白的脚,脚底腐白,皱纹纵横。

常庄水库危急之际,郑州的另一座水库——郭家嘴水库也出现险情。据水利部21日10时消息,水库下游坝坡大范围冲刷垮塌,但未发生决口溃坝。目前坝顶已基本不过流,当地正在继续扩挖临时泄流通道,降低水库水位。

郭家嘴水库属于小(一)型水库,许新宜分析,小型水库即便溃坝,影响也是短时间、小范围的。而且群众已经疏散,顶多对农田、交通设施等产生一些影响,“不会有什么大问题”。

虽然郑州周边水库的情况暂时稳定,但许新宜认为,北方地区汛期俗称“七下八上”,目前刚进入7月下旬,“可以说最难的时期才刚刚开始”,到8月上旬,这20天至关重要。

7月21日凌晨3时,国家防总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,河南省防指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Ⅱ级提升为Ⅰ级。河南省气象台7时继续发布暴雨橙色预警,省内不少地区还会发生强降水。

“其它北方省份现在要高度警戒。”许新宜称,中国是季风气候区,“七下八上”时期,降雨区由南向北抬,即将到华北平原。下一阶段,河北、北京、天津、内蒙古、陕西等北方省(直辖市、自治区)要防范大暴雨甚至特大暴雨形成的灾害。

(曹月月、何夕、艾笑、王磊、郑玉堂、露露、秦丛丛、晴子、李鑫为化名,南方周末实习生黄哲敏、董慧亦有贡献)

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 综合报道

本文标题: 郑州暴雨之下,24小时里的非常细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iayishi.com/domestic/202107-657038.html

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  • 微信扫一扫赞助
  •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
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夏邑新闻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郑州地铁五号线跪地救人的试工医生,被医院直接录用89岁上影“老绿叶”徐才根去世,骑车去拍戏路上遭遇车祸
    Top